影视书评

为什么《战狼2》能取得如此骄人“战绩”,这是这几天来很多媒体影评人在集中讨论的热点话题。

摘要:实事求是的说,冯、刘对底层百姓的漫画化,是近三十多年文艺舞台的一种常态。就其基本动因而言,是对新中国前三十年文艺舞台上那些具有充分主体性以及创造历史主动性的工农兵形象的一种反动;就其政治和意识形态功能而言,底层百姓形象的“弱智化”、“非道德化”,反衬并且有力论证了精英掌握国家与社会主导权的正当性、合理性。
2016年国庆档电影中,《湄公河行动》在小鲜肉、大IP中突围了,口碑持续发酵,票房不断上升,很多人都说这是次完美的逆袭!

美国纪录片导演约书亚·奥本海默(Joshua Oppenheimer)在印尼拍摄十多年,把当年这段历史拍成了两部纪录片。
类似于中国传统表演形式“双簧”的“对口型”,随着互联网传播,正在年轻人中流行。
周星驰新片《美人鱼》成为内地第一部突破30亿的电影,突破5亿美元恐怕也不在话下,这个纪录恐怕短时间内没人打破了。从90年他登上香港地区票房之王算起,已经过去了整整26年,超过四分之一个世纪。

去年底,美国的最大视频网站之一Netflix(相当于我国的优酷),播出了一部10集的犯罪纪录片,名为《Making A Murderer》(制造杀人犯)。而正如这部纪录片的名字所暗示的那样,这部纪录片讲述的便是一个名叫Steven Avery的美国男子,如何被美国的司法系统“陷害”,最终两次含冤入狱,导致人生被毁的故事。
张学良“本性最适合做一个声色犬马的公子哥儿,可现实偏要压他一肩的戎马战事和国恨家仇”,年纪轻轻就被推上权力的宝座,但他的这个“少帅”,又带着一种末路感,东北易帜、九一八事变、西安事变……渐行渐悲凉。
在本案中技术问题实际上不是一种自然科学的技术问题,而是一种社会科学的技术问题,就是编剧这个行业中通行的规则以及对通行规则的认识。
前不久,马未都在他的脱口秀中专门说了一期大院子弟的专题,他说,大院子弟就是当时的“士族”。

穿越到秦朝之后,你遇到的第一件事会是什么?答案是被抓。
当年的中国,以六爷为首的平民子弟尚能凭借自己的好勇斗狠重创红色贵族子弟。可是到了如今,世事沧桑,当年平民子弟的儿子却再也无法续写父辈的辉煌。
由于《万万》在网络剧时期累积了不小的人气,电影在点映时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正当人们以为它能取得票房佳绩的时候,《万万》的风评却急转直下,在豆瓣上评分6.1。
《芈月传》导演郑晓龙说,芈月是中国的伊丽莎白一世。伊丽莎白二世全家给您跪了。伊丽莎白甜瓜也给您跪了。
还记得预告片刚出来的时候就有一票一票的甄嬛粉说太期待了看预告就哭了
在服装的发展历程中,海盗自成“一派”。他们的服饰便于行动,令身体在“作战”过程中顺利前进与撤退,却也融合了中世纪的古老文化,成为如图腾般神秘的点缀。
当杨子荣、少剑波以及小分队不再是推翻旧秩序的革命者,而仅仅是秩序的维护者时,影片也就完成了对主流话语的最终认同和对主流秩序的最后臣服。

为什么国产都市剧一点都不时尚?这个题目一出,我是结结实实给当代剧扣了个沉重的大帽子,可以预想如果我不把这件事儿掰扯清楚了,我会被人民群众的汪(tuo)洋(mo)大(xing)海(zi)给淹没。
再来看《琅琊榜》,我们就会发现,偶像剧与真实历史的区别就是,偶像剧可以清楚地划分好人阵营和坏人阵营,而历史却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