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文化评论 / 正文

温靖邦|兵变之后的大战略意识:释蒋?杀蒋

2017-03-29 13:19:55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泽东最初脸上并没有笑容,更没表什么态。只是一支又一支地吸烟。由别的常委分管的苏区主要报纸《红色中华》上言辞激烈的文章,他反复阅读后,默默放置一旁,不置一辞;好几位政治局委员请他作出除蒋的决定,他也只说,大家再研究研究吧。他的着眼点不是报仇,不是除掉某一个反动头头,而是怎样利用这个契机,推动全面抗战,在抗战中壮大革命力量。

兵变之后的大战略意识:释蒋还是杀蒋

以往的一些相关史传以及受其误导的影视作品,在西安事变发生后中共中央关于囚蒋、杀蒋和释蒋的争议,不是说张闻天主张释放蒋介石,就是周恩来主张释放蒋介石,而毛泽东则主张杀蒋以泄愤。这样的任意编造和篡改历史,有的出于无知,有的则纯粹是为了矮化毛泽东。这些当然都不足为训,因为是完全没有史实依据的“想当然耳”;而且,既不符合毛泽东一向的行事作风,更不符合毛泽东的战略思想。

西安事变爆发后,如何处置蒋介石,中共如何应对?

我根据解密档案,在三卷本185万字的长篇纪实文学《喋血山河》(南方出版传媒集团花城出版社2015年版)里真实地再现了中共中央这一艰难的决策过程,还原了历史的真相。

当时在中共中央机关工作的邓颖超,听到蒋介石被扣留的消息,“高兴地跑到院子里,和同志们一起,又唱又跳。她和许多同志一样,以为党中央一定主张杀掉蒋介石,替千千万万牺牲的烈士报仇,为中国革命搬掉一块最大的绊脚石。”(周恩来答《泰晤士报》记者问)

李维汉后来也回忆说:“我们获此消息,欣喜若狂,当即在大庙里召开群众大会,由高岗主持。广为宣传,与会干部群众高呼‘枪毙蒋介石!’”

这种情绪和呼声,无疑会对中共中央决策层产生影响。

而毛泽东最初脸上并没有笑容,更没表什么态。只是一支又一支地吸烟。由别的常委分管的苏区主要报纸《红色中华》上言辞激烈的文章,他反复阅读后,默默放置一旁,不置一辞;好几位政治局委员请他作出除蒋的决定,他也只说,大家再研究研究吧。他的着眼点不是报仇,不是除掉某一个反动头头,而是怎样利用这个契机,推动全面抗战,在抗战中壮大革命力量。

几次非正式的会上,常委之间的私下交谈,他都很少发表意见,总是认真倾听,或者深入追询别人的主张。

几天之间,党的最后决定迟迟不能形成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不能冷了朋友的心。于是才有红军十将领支持张、杨通电的发表,才有红军主力向外运动作出援助东北军、十七路军的姿态。

这个时候的毛泽东,正式职务是党的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主席,并不是党的总负责人——这个职务从遵义会议以来一直由张闻天担任。但是,也是从遵义会议开始,这位把红军和中国革命带出绝境的伟大天才由于他始终十分清醒的战略头脑,非凡的政治洞察力,练达过人的制驭能力,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他自然而然地成了政治局的核心,他的意见往往成了党的最后决议。但是,他决不干预总负责人张闻天的日常工作,更不对别的常委指手划脚;不是重大问题,决不轻易发表意见。有一次,一位同志拿着即将发表的重要文章来找他,请他审读。他惊讶地瞧了这位同志半天,说:你不知道这不是我分管的范围吗?你应该去找恩来同志,或者洛甫(张闻天)同志。当然,他也有“越权”干预的时候。例如1936年4月9日晚,他在前线致电张闻天,指出:“目前不应该发布讨蒋令,而应发布告人民书与通电。”“我们的旗帜是讨日,在停止内战旗帜下实行一致抗日”。然而,这种干预对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对无产阶级革命的前途是多么重要啊!

毛泽东的思考终于成熟了。

他先是找张闻天交换意见。说服这位总负责人,以便在政治局会议上形成正确导向。

中央召开政治局常委会之后,马上召开常委扩大会。讨论对西安事变的策略问题。

有几位同志发言,主张把蒋介石的个人罪行同南京政府分开。即使不得已除掉了蒋介石,也要设法把南京争取到抗日方面来。

毛泽东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认为没有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和没有南京政府的蒋介石,都是不能设想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形成全国大团结抗日的局面。试图把南京政府同蒋介石分开的考虑,行不通。

周恩来提出了以西安为中心的设想,主张不妨以陪都形式出现。言外之意是否与杨虎城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意图相接近,也就是把蒋介石扣在西安,指挥南京?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载,温靖邦在《喋血山河》(南方出版传媒集团花城出版社2015年版)里也不敢妄篡。

毛泽东认为这个想法也不现实。以蒋介石的性格,决不会同意作笼中狮虎还要听命于人;而且南京也不会接受囚笼中蒋介石的指挥。

张国焘的主张更为极端。他借用了周恩来以西安为中心的设想,认为这是包含了以西安为政权中心的意思。指出当前的任务第一是抗日,第二是反蒋。应该坚决打倒南京政府,在西安建立新的抗日政府。

张闻天、博古、凯丰不指名地批评这种观点。

但是,各种意见都不约而同地认同一个主张,不能放虎归山。

毛泽东对大家的意见进行了梳理,分析,以其缜密的说理指出了各种意见的得失。他指出,抗日是大局,一切应该服从这个大局。对待蒋介石的态度,也要站在这个基点上来考虑。蒋介石不是亲日派,他和他的集团也感受到了来自日本的威胁。这是可以推动他接受联合抗日主张的基础。有这个基础,就可能成功。为什么还要杀他呢?为什么不可以有条件地放虎归山呢?

最后,毛泽东建议,不妨从和平解决的立场出发,派恩来同志赴西安斡旋;另一方面随时发回报告。中央再根据西安情况的变化修正策略。当然,恩来同志去了以后必须坚持一个指导思想,那就是尽一切可能争取和平解决。

这个会议开了以后的第三天,共产国际的电报来了,指示中国党必须释放蒋介石,争取以此为契机达致国共合作,携手抗日的新局面。

共产国际的战略足步又一次与毛泽东踏到一个节拍上了。(上一次是中央红军离开苏区长征,共产国际也是主张把中国革命的大本营放在西北)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蒋介石毛泽东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